媒体艺院

浙江日报讯:我们的村晚,闹热新年俗 ——三个镜头折射乡村春晚成长路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浙江日报记者 陆遥 县委报道组 徐平 摄影:黄智琦   时间:2019-02-01   人气:
字体:放大 缩小

浙江日报1月28日讯:

     过了腊八就是年。年味儿,也许要遥遥寻访到乡间,才能找到至真至纯的感觉。

  辞旧迎新之际,记者走进浙江乡村,最热闹最欢腾的场景,当属农村文化礼堂中那一场场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乡村春晚。过年办“村晚”,是村民们引以为豪的重要文化标志,也逐渐成为人们过年的一种新风尚,以及吸引城里人纷至沓来的新年俗。

  “村晚”,萌生于民间、来源于群众、根植于乡村,其显著的“草根”特质,引发了广大乡村百姓的热情参与。据统计,2018年春节,仅在丽水就有1115个行政村自办“村晚”,30多万“民星”在草根舞台上,展现了自己的文化梦、春晚梦。

  乡村春晚已成为这样一个文化符号:它既丰富了村民的文化生活,也成为凝聚村民情感、促进乡风文明、推动新农村建设的良好载体。新年伊始,这些乡村春晚镜头背后的故事,耐人寻味。

  【镜头一】1月12日晚,杭州市西湖区转塘街道桐坞村文化礼堂内张灯结彩,一派喜迎新春的祥和气氛。一条“青龙”跃上舞台,有着悠久历史的桐坞舞龙队拉开了桐坞村第六届“村晚”的序幕,在大家强劲有力的舞动中,“青龙”显得越发神气。台上,一个个本土“民星”闪亮登场;台下,一张张笑脸喜气洋洋。13个经过精心编排的节目,囊括了快板、腰鼓、歌曲等不同艺术种类,让这个夜晚欢声笑语不断。

从“看天演”到有驻地

  文化礼堂,已经成为各地乡村春晚最好的载体和展示舞台

  【故事】“村晚”总导演祝家林很激动,67岁的他是土生土长的桐坞村人,从小在村京剧团里演出,后来又任村里的文化员。桐坞村的“村晚”已经连续办了六届,每年,从策划到筹备,从台上到台下,老祝都是最忙碌的一个。

  “文化礼堂建成后,‘村晚’的舞台大了,设备全了,节目更好看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再也不用‘看天吃饭’了!”说起最初的“村晚”,祝家林很是感慨。

  原来,7年前,桐坞村兴高采烈开始办“村晚”,没有场地,就在露天搭起了舞台。然而,等到大年初一开演当天,天公不作美,一场瓢泼大雨浇下来,大家只好躲进临时搭起的雨棚里看节目。“第二年我们吸取教训,搭好了台子,排好了节目,只等着天一放晴就开演,结果不巧,又碰上连续的雨雪天。”祝家林说,大家从年初一等到正月十五,最后,一场“村晚”被硬生生等成了元宵晚会。

  改变发生在2017年。桐坞村投入200多万元,把有着40多年历史的大礼堂修缮一新,原本陈旧的大礼堂变成了文化礼堂,也成为了当地人文化娱乐的活动中心。

  舞台设备“鸟枪换炮”,除了音响和话筒,今年,“村晚”的舞台加上了LED屏、侧屏、大屏,滚动播放着桐坞人的幸福生活。

  有了更好的舞台,这两年,祝家林对节目的要求也更高了,基本都要提前半年准备,光是走台彩排就一连三四场。让他最折腾的一次,是排练原创越剧《龙坞茶镇新面貌》。他连续盯了23个晚上的排练,前后换过18个演员,最后正式演出的时候只留下了6个人。

  随着“村晚”越办越红火,大家都愿意上台表演,节目经常需要一次次增加,有一年“村晚”最后演了30多个节目,连续唱足3个半小时。今年,祝家林想出了妙招,他精心编排,把好多节目组合起来,比如黄梅戏、越剧、京剧的戏曲串烧,以及不同年代、不同曲风的歌曲联唱等。“你看,每个本土‘民星’都铆足了劲。小伙生龙活虎,姑娘婀娜多姿,表演的是歌舞,展现的却是百姓的现实生活——改革开放40年,农民生活越来越美好,老百姓做梦都会笑醒来。”祝家林得意地说,经过多年积累,他带出了一支年轻的文艺骨干团队。

  文化礼堂里的“村晚”,更有了大家庭的味道。写春联、打年糕、拍全家福……许多乡村借助文化礼堂宽敞的场地,把“村晚”前后的活动也安排得满满当当。让一个晚上的狂欢,延续成持续不断的新春氛围。

  【思考】

  桐坞村曾经的困境并不是个例,如今的嬗变也非孤证。没有场地、没有公共文化生活,一度是浙江不少乡村面临的难题。记者采访过不少村庄,也曾经因为没有文化场地,就连“送戏下乡”的热闹,都得赶到邻村去凑。更别提村里想自己搭个班子搞“村晚”有多难了。

  好在,浙江找到了一个载体,可以将农民这种自发的文化激情和文艺热情延续下去、发扬光大——当前,我省已建成农村文化礼堂11000多家。

  文化礼堂从建设之初,就严格遵循“依照当地乡村传统文化和特色的原则”来建设,避免了千篇一律、千堂一面。可以说,乡村文化礼堂已经成为各地乡村春晚最好的载体和展示舞台。

  【镜头二】1月14日晚,天台县赤城街道仙都村文化礼堂的排练室里,人头攒动。11位阿姨身穿红色绸缎的演出服,手里提着大红灯笼,一边跳舞,一边商量着队形。她们笑容满面,热情满满,共同编排的舞蹈《过年了》,即将登上大年初一的乡村春晚。

从“要我上”到“我要上”

通过对自身文化的挖掘,村民对乡村文化产生了认同,自然就有了自信。

  【故事】

  夜间气温低,但57岁的姜香桂心里却是热腾腾的。吃过晚饭,她匆匆出现在文化礼堂二楼的排练间。U盘一插,鼠标轻点,排练间里弥漫起欢快的旋律。

  姜香桂家住天台县赤城街道仙都村。过去,她常年在外经商,今年,才回到家来,村里的小姐妹就找上门,硬要拉着她排练节目。

  “跳跳舞,锻炼锻炼身体,我还是很乐意的。”但当大家告诉她,排好的节目要上“村晚”后,姜香桂想打退堂鼓了。年轻的女村委朱赛君劝说道:“大家都说你跳得好,如果不好,我还不让你上呢。”一来二去,姜阿姨的顾虑被打消了。

  晚上不到七时半,十几个姐妹迎着乐曲,陆续来到现场。闲聊几句后,大家各就各位,翩翩起舞。姜香桂说:“舞蹈的主题是《过年了》。像我们在外经商的,平时都很想家,所以这个节目真的很让我上心。”

  跳了约20来分钟,阿姨们一个个脸色红润起来,大家齐齐脱下厚实的羽绒服、羊毛衫,换上红绿搭配的舞台装,每人手里提起一只椭圆形状的大红灯笼。已经练了一周,大家配合得比较默契,动作、步调已基本一致。

  “现在我们村文艺队伍随便一拉,就能有上百人。连一些平时在家种地的农民,也组合编排了《丰收》节目。”朱赛君聊起村里的文化建设,言语中满是自豪。

  这种自豪,来自小山村短短几年间的变化。2017年,仙都村为活跃乡土文化,尝试在文化礼堂办起了首届“村晚”。当时,朱赛君和村支书王洲一起,挨家挨户上门跟人说好话,求人登台演出,才凑出了一台节目。原本朱赛君没抱多大希望,结果乡亲们一上台,还真演得有模有样。

  有了2017年的大获成功,等到2018年第二届“村晚”要启动时,情况就发生了“大逆转”,好多人提前跟村干部报名,有几个节目还被刷了下来。

  “我们的节目接地气、有热情,可受大家欢迎啦!前两年演出时,文化礼堂不仅里面坐满了人,窗外、门外都挤满了脑袋,连邻村的人都要跑来瞧瞧。” 朱赛君说,今年的“村晚”,按计划排在大年初一晚上,主题是“追梦人”。村里正在实施整村改造,很快就要实现新居梦、旅游梦,大家都想在舞台上留下永久的记忆。村民已经排了18个节目。除了舞蹈外,还有旗袍秀、越剧、古筝、情景剧等,到时还准备用微信搞现场直播呢。

  【思考】

  乡村春晚带来的是人的改变,更是乡村气质的改变。文学家笔下的农村,往往是含蓄的、内敛的。然而在浙江,丰富的文化生活正在逐渐改变人们对乡村的刻板印象。让村民走上舞台自己演自己,凸显的是乡村对自身文化的挖掘,更是村民对乡村文化的认同,有了这种认同,自然就有了自信。

  闻名全国的“月山村晚”起源于1946年,1981年开始盛行并连续举办了37年,被誉为“中国式乡村过年之文化样本”。庆元的一位文化干部就曾告诉记者,即便在月山村,曾经的一台晚会也需要村干部积极地动员村民、找节目。而现如今,村民的积极性越来越高,“月山村晚”的导演们最烦恼的,倒是“删”节目了。从“要我上”到“我要上”,从“找节目”到“删节目”,不正是文化生活在乡村越来越火热的体现吗?

  【镜头三】2018年6月5日晚,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的剧场内热闹非凡。一场自编自导自演的晚会,将这里的气氛炒得火热。150多位演员分为3个大组,演出包括小品、歌舞、道情、合唱在内的10个节目,既有传统越剧演唱《兰花吟》,也有时下流行度极高的《海草舞》等集体表演,大家神采奕奕,格外投入。这些演员都是来自全省各地乡村的文艺爱好者。他们齐聚杭州,为的是同一个目的——参加全省首届农村文化礼堂“村晚”文艺骨干培训班。

从小联欢到大狂欢

  乡村春晚的滋长壮大,需要全省文化建设和村民意愿的完美对接

  【故事】

  “村晚”以萌生于民间、根植于乡村、来源于群众的草根特性,引发广大乡村群众热情参与和推广复制。在文化礼堂建成之后,越来越多的村庄,有条件举办“村晚”了。大家想的,就是怎样才能呈现出更好的演出效果。

  2018年6月,由浙江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主办的全省首届农村文化礼堂“村晚”文艺骨干培训班开班。在参加培训的150多名乡村文艺骨干看来,培训内容很有针对性,既有政策等理论课程,又有舞美设计、语言节目创编、地方文艺的挖掘与创新、“村晚”活动策划与展示等专业教学。同时,还安排了历届全省“村晚”节目实例分析,带给大家更直观的感受。

  “舞台上怎么用光,演员怎么上下场,原来都是大有讲究的!”来自东阳市湖溪村的张路平,管理着一个60余人的村艺术团。结束培训之后,他怀揣着满腔热情,回家一连创作了5个节目。去年10月,他带着36位演员演出的大型歌伴舞《不忘初心》,在全市的文艺汇演上一举夺取金奖。

  说起“村晚”培训班,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党支部书记厉剑虹感慨良多。“原本只计划办一届,但是因为效果太好,9月、10月又继续举办了两届。”厉剑虹说,2018年12月,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在横店专程举办了一次“村晚”节目展演,吸引全省各地报送了99个节目,一千多人参加,连续演出了五天。“说是节目‘海选’,其实也是一次实战培训。”厉剑虹说,从彩排时的走台开始,到节目完成后的专家点评,他们都能给大家更细致的指导。

  厉剑虹透露,今年,“村晚”培训班还会继续举办,并将扩大到六届,预计培训近千名基层一线文艺骨干。

  随着文化礼堂建设的推进,精彩纷呈的“村晚”,也渐渐成为乡村过年的“标配”。据统计,2018年春节期间,5000多场“我们的村晚”活动在全省各地热闹上演。舞台上,不仅呈现了浙江农村文化建设的成就,也呈现出了文化交流结出的丰硕成果。今年,这个数字有望继续增长。

  乡村春晚,是村民自发的娱乐,是最具草根性的艺术。“农民演,演农民”的“村晚”盛开在乡野之间,成为浙江乡村的新年俗。

  【思考】

  愈是自发的,愈是宝贵。从村民的自娱自乐,到全省的文化现象;从一台联欢晚会,到驱动乡村振兴的“文化引擎”,乡村春晚的外延不断扩大,不再仅仅依靠农民的力量。就像小树苗的茁壮成长,离不开阳光雨露,乡村春晚的滋长壮大,同样需要全省文化建设和村民自发意愿的完美对接。

  近年来,我省通过举办“村晚”文艺骨干培训班、配强乡镇文化员,为乡村春晚提供智库;省里还通过举办“文化走亲”等活动,促进各地互相交流,为各地“村晚”注入新的活力。正因如此,“村晚”才得以迅速从乡村小舞台走向社会大舞台,从村民的小联欢成为了遍及浙江乡村的大狂欢,继而成为我省春节期间不可或缺的一项新年俗。

 

原文网址链接:http://zjrb.zjol.com.cn/html/2019-01/28/content_3200684.htm?div=-1


关闭】 【打印
上一篇: 浙江24小时讯:国乐新觞,浙艺2019新春民族管弦乐音乐会开奏下一篇:

友情链接:mg老虎机  mg电子游艺  mg电子游戏摆脱破解  mg电子游戏摆脱  mg电子游戏破解  太阳城娱乐城  太阳城娱乐场  365bet足球比分  众博棋牌网址  众博棋牌下载  众博棋牌官网  葡京娱乐网址  葡京娱乐官网  葡京娱乐网站  mg电子  mg游戏  冠通棋牌网址  澳门永利线上娱乐场  澳门凯旋门注册网址  九乐棋牌  拉斯维加斯网站  澳门太阳城娱乐场  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北京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澳门金沙娱乐平台  银河娱乐场官网  银河娱乐场网址  银河娱乐场  冠通棋牌下载  冠通棋牌官网  澳门金沙赌场网址  澳门金沙赌场平台  澳门金沙赌场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银河网上娱乐场  澳门银河网上娱乐  美高梅开户网站  赌场注册  365bet在线体育  澳门巴黎人真正开户网址  澳门海立方开户网站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网址  澳门赌场网站官网  澳门赌场网站平台  新世界棋牌网址  新世界棋牌下载  新世界棋牌官网  澳门赌场开户网址  澳门赌场注册平台  老葡京注册  澳门娱乐赌场官网  老葡京开户  澳门金沙赌场网址   新金沙注册开户网址  新金沙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官网  新金沙游戏平台  新金沙网址平台  捕鱼游戏破解  澳门金沙线上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址  澳门金沙网站【wnsr88.com】  mg电子游戏注册  mg电子游戏开户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开户网站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开户网站  澳门娱乐赌场网址  澳门娱乐赌场网站  澳门银河注册平台   澳门葡京赌场注册   澳门老葡京开户网址  澳门老葡京注册官网   澳门银河注册网站   hr娱乐平台下载  hr娱乐平台  hr娱乐平台可以吗   威尼斯人开户网站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场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  九五至尊网站   九五至尊网站  现金博彩  澳门新濠天地开户官网  澳门银河场网址  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场开户  威尼斯人网址网站官网  天天时时彩五星计划  天天时时彩五星计划  光明棋牌下载  光明棋牌官网